云中君

今年六月的时候和黄导说好要给勇漫写诗。虽然没有做到一集一首,毕竟也不算食言了。

人到了将近三十岁时,如果还能为某件与自身利益无关的事物热血沸腾,这并不可笑,而是值得庆幸与感激的。

《勇者大冒险》曾经陪我走过人生中的一程黑暗,它是我心中的火光,是我心间仅存的热血。反正都跟到这里了,我们是不会走的。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勇漫杂咏

其一
相逢不作寻常语,惊看临门攘臂时。
前路纵须千劫在,人间一遇幸非迟。

其二
今生昨死幻欤真?夜半轻车漫转轮。
自把金针挥落处,偶开天眼觑红尘。

其三
血符无应最堪伤,况是泉台两渺茫。
并辔前生君记取,踏花归去马蹄香。

其四
井阑深锁蜇龙眠,攫破浮鳞出九渊。
一霎清光穿月翳,何人倚剑白云天。

其五
白骨清魂卧涧阿,苍崖无梦到南柯。
宝刀雪暗桃花血,世事方知险似波。

其六
雪豹行踪迷望处,萧萧身世隔尘寰。
石门横剑知何去,独往人间竟独还。

其七
重逢迥别两匆匆,不道人间是梦中。
岂为一言轻旧诺?立谈已付死生同。

其八
平生莫逆何辞死,果决生涯向路中。
廿载非君谁识我,凡今相顾说英雄。

其九
往昔初逢传姓字,几经离合几悲欢。
铃兰香烬灰如雪,纵有情深亦自瞒。

其十
人言落日是天涯,千里无家却忆家。
消得几人能共看,暮天长映赤城霞。

其十一
念生鬼蜮已尘埃,纤芥于中不可猜。
若是晓珠明又定,心猿何得扰灵台。

其十二
兄弟分违似隔生,干戈间阻倍关情。
八音盒上儿时曲,犹是流离旧谱声。

其十三
迷宫深处葬倾城,难觅招魂与返生。
明月不归沉碧海,半程风起晚云平。

其十四
阵破棋残又百年,局中胜负定谁偏。
平生榷价从今论,自断浮休不问天。
---------------------

虞美人·后记
别时已恨流光促,几度吞声哭。
转头不忍作离声,犹向人前朝暮问归程。
一生痴绝知何许?三月多风雨。
不因故友不题诗,留待余年心朽鬓成丝。
======================
======================

诗的韵脚、平仄依平水韵表,格律依七绝定格;词的韵脚依词林正韵,格律依龙榆生词格。

每一首中都有一句引自前人诗句,是有意为之;细心的朋友们可以找一找是哪一句,也可以找找每一首对应哪段剧情。

沙金海贝出西荒,桃竹橦华贡上方。
香象渡河来佛子,白狼槃木拜夷王。
——杨慎·《滇海曲》
-------------------------------
S925纯银微镶锆石耳钩,天然和田玉雕的宝象坠子。一枚糖玉,一枚白玉俏糖色,玉质油润细腻,看上去犹如太妃糖与奶糖的组合。

祈云的解忧杂货店,某宝同名。

“你知道吗?以前啊,我一直都是得过且过、随波逐流,爱怎么着怎么着。那时候我真觉得,我黎簇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可后来我遇见了吴邪,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这辈子也许还有别的活法。虽然听起来很蠢啊,但我真觉得我好像真的有义务去拯救吴邪,还有那个什么九门协会。”
——出自剧版《沙海》

“ 今天,有人跟我说你一直在利用我;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有时候,被利用也是一种认可。我呢,活了二十年,原本是一个多余的人;从小就是这样,我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做什么,能做什么;也没有人在乎。半年前,你是我只能仰望的英雄;现在,我能找到你,帮助你,能和你并肩作战。就算是被利用又如何?你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能找到更好的活法。就算这是个梦,我也要感谢你带我进来。唯一可惜的,就是这个梦有点短。”
——出自《勇者大冒险》第二季

============================
昨晚看到《沙海》这一段,不自觉地联想起了勇冒。毕竟是同一个人构架的世界啊,虽然人物的性格迥异、境遇与经历各不相同,但却仍有想法契合之处。

找到别的活法,走进崭新的世界。

被引入局中的少年,心底存着也许自己也未曾发现的感激之情。

如果你视我为同伴,我会拼命成长为能与你并肩的强者;如果你把我当作棋子,那我就竭力为你赢下这盘棋局。

偶尔滞人间,我本初睁眼。报君解剑恩,一马到樽前。
愧不言、久寒投自嫌。停杯十八年。

逢君忽如生,逢君忽如死。千峰石下奔,何者不脱尘。
愧不应、此曲厌发声。大涕沦故人。
(Yoshi·《决》)

勇者大冒险罗平同款玉璧吊坠get。
同样非卖品,已预备送给另一位勇冒朋友。
“别跟我讲道理,我们罗家人没脑子的。”这句话简直一秒圈粉。

勇者大冒险雅姐同款眼球手串get。非卖品,已预备送给一位勇漫同好。当然这串肯定不是眼球👀,是十二颗天眼玛瑙。因为实际手围,送出之时必须拆几枚珠子才行;趁还是十二颗时留个纪念。 

几番花信风,数点笼丝雨。
并辔踏香尘,选胜东郊路。
韶华转首空,谁解留春住。
幸到绿尊前,且作莺花主。
——蔡伸·《生查子》
---------------------
天然碧玺花耳钉,18K真金镶嵌,附送耳堵。
属于小巧日常系。祈云的解忧杂货店,某宝同名。低价福利款。 

再次抄写《让酒》。虽然字迹还是不好看,但终于不像前次一样笔画全崩。

“我本桀骜少年臣,不信鬼神不信人。占尽人间怙恩后,全数归还流落身。” 
“少年心性岁岁长,何必虚掷惊和慌。皆是我曾途径路,不过两鬓雪与霜。”

不知为什么,一写《让酒》心情就无法自抑,笔画完全收不住,最后写崩了。等他年心情平静,再认真重写一次吧。

“我本桀骜少年臣,不信鬼神不信人。占尽人间怙恩后,全数归还流落身。” 
这一句,令我想起茶道名家千利休的绝命词:“人生七十,力竭命拙。我这宝剑,祖佛共杀。青锋本是具足物,今日掷还给上天。”
而“怙恩”这个词,也与藏传佛教相关。藏文中有一个词,读作“贡布”,汉译为“怙主”,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保护者”、“守护神”。
“掷还”、“归还”,类似一种“回向”:以我所受之怙恩,回向于他人。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杀鬼万千。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气长存。急急如律令。”